为让野马安全越冬他们做了这些准备

新华社乌鲁木齐12月16日电(记者杜刚 张啸诚)进入冬季,新疆北部的准噶尔盆地银装素裹,降雪厚度往往超过10厘米,并伴有6到8级大风。此时,野生动物觅食困难,而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的数百匹普氏野马,却在雪原中自由奔驰。

位于准噶尔盆地南缘的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,主要负责野马重新引入、繁殖和野放研究,是世界野马数量最多的野马繁殖基地。最新数据显示,该中心野马达439匹,其中圈养91匹、野放240匹、半散放108匹。

在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的一间20多平方米的会议室里,两侧墙壁密密地挂满了400多面锦旗。“每当看到这些锦旗,我就觉得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。”时福茂说,这是他15年不变的初心。

然而对于农民工,时福茂有一份特殊的感情。他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。十六岁那年暑假,他跟随父亲外出打工,当过搬运工、做过建筑工人,知道农民工有多苦有多难。

时福茂是中心的执行主任,但他更认同自己的另一个身份标签“农民工律师”。自2004年加入致诚律师事务所,时福茂就专门从事进城务工人员的法律援助工作。十五年间,他一共代理了1300余件农民工维权案件,为农民工讨回工资、工伤赔偿金等各类经济损失近亿元,被全国总工会、司法部、全国律师协会评为“全国维护职工权益杰出律师”。

如今,一些放归野外的野马,已经完全适应野外生存环境,在冬季也不需要人工投喂饲草料。但圈养和半散放的野马,以及部分野放野马,仍需要人工投放饲料来度过寒冬。

为了让野马安全过冬,新疆野马繁殖研究中心准备了胡萝卜、玉米粉等营养套餐。该中心主任马新平介绍,该中心已为野马准备了苜蓿、玉米、大麦等近400吨饲草料,以保障圈养野马今冬明春的营养需求,使野马种群健康平稳过冬。另外,为了给野马打下良好的繁殖基础,中心工作人员还把切片胡萝卜和饲料搅拌成营养套餐。

十五年间,从加强部门协同到完善国家立法,中国在农民工欠薪治理问题上不断取得进步,给了时福茂这样的律师更多底气。在时福茂眼里,除了欠薪案少了,以前的群体性欠薪案也少了。

时福茂认为,“每个律师都应该有颗公益心”,这份公益心并不仅限于帮助农民工讨回一笔笔血汗钱,更是要授之以“渔”,“提高农民工的法律素养是维护农民工权益的重要途径”,时福茂会在每周六为农民工提供维权普法培训。

农民工朴实至诚的感谢是他的动力。在致诚律师事务所的来访接待大厅里面有一块大牌匾,上面有112名在廊坊打工的川籍农民工的签名,这是为感谢时福茂团队为他们成功讨薪400余万元。

十五年间,时福茂见证了中国在治理农民工欠薪方面的变化和进步。“2008年到2012年间,农民工欠薪案大概占中心所接案件的85%,甚至有的年份案件多到承接不了。从2012年以后,欠薪案件数量持续下降,现在一年只占中心所接案件的不到20%。”时福茂说。

普氏野马是目前世界唯一存活的野生马种,是拥有6000万年进化史的活化石,目前全世界仅存2000多匹,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。由于捕猎和环境问题,普氏野马曾在原生地准噶尔盆地消失。经过从欧洲重新引入和30多年积极保护,我国普氏野马的数量超过了600匹,占全球野马总数的近三分之一。

在北京有这样一个关心治理农民工欠薪问题的民间机构:致诚律师事务所。这家律师事务所位于北京市丰台区,依托事务所成立了一家社会组织——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。

“我没有别的本事,我就是用好政策和法律,维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。”在时福茂的“成绩单”上,能讨回多少薪不好说,但还没有哪一起是完全讨不回来的。

专职为农民工维权十几年,时福茂发现最难的问题在于农民工没有足够的法律意识:“中国制定了最为严格的劳动合同签订制度,但是农民工的劳动合同签订率不到40%。”

从业的早年间,一面是中国城镇化飞速发展,一面是讨薪制度尚未完善,尤其在建设领域,挂靠承包、违法分包、层层转包等问题大量存在,为农民工讨薪很艰难。时福茂说,那时常常会接到威胁电话,甚至还有被人团团围住需要警车护送回家的情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