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影《极速超越》开机郑恺提前半年进行短跑训练

中新网12月16日电 近日,电影《极速超越》正式开机,该片由郑恺、李昀锐、张榕容、曹炳琨领衔主演,冯雷、辣目洋子、陆彭主演,李晨、张蓝心特别主演。

《极速超越》郑恺首次作为电影出品人并主演的电影,影片描述两位短跑运动员的不同状态,一个是面临中年危机的退役运动员,一个是寻找坚持跑下去动力的现役运动员,他们身处不同的人生赛道却面临同一个问题:停下还是超越?

对于瑞典的举动,台湾媒体在报道中兴奋地称,瑞典在全球气候议题居于先驱地位,前年曾立法在2045年前达成零碳排的目标。因此,“瑞典支持台湾的举动非常有意义”。亲绿的《自由时报》15日报道声称,台湾因政治因素被排除在COP25之外,但台湾和瑞典的“会谈”象征台湾“获得力挺”。不过,除台湾媒体外,鲜有国际媒体对佛蒙利和张子敬见面一事进行报道。

张文生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台湾想要加入气候变化《巴黎协定》缔约方并非不可能,只要遵守一个中国政策,得到中国政府的支持和允许,同时符合联合国的相关规定即可。至于台媒提到的“台湾因政治因素被排除在外”,张文生认为,这套说辞以及想要参与气候谈判的“迫切愿望”反而暴露出对某种“政治目的”的企图心。

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副院长张文生15日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称,现在尚不清楚佛蒙利在何种情况下以何种方式与张子敬进行所谓的“会谈”,有可能是张子敬主动“贴上去”;也有可能是考虑到台湾“代表”远道而来又不能入场,“出于同情见了一面”。但也不排除瑞典个别人士出于某种目的想要借着台湾问题制造新闻,来“搞事情”的可能性。可即便如此,台湾能否参与气候谈判也不是瑞典一个国家说了算,这需要国际社会共同决定。

据悉,为了保证电影的品质,创作团队对剧本做了一次又一次的推敲打磨。作为体育题材的电影,对演员的要求极高,每一个演员都要具有专业运动员的身体素质和对短跑的足够了解,才能将短跑与人物命运紧密连接起来。因此郑恺提前半年就开始进行专业的短跑训练,依据角色的需求来调整身体状态,从体态和技能上向专业运动员靠拢。

开机仪式上,郑恺表达了自己对电影的期待和主创团队的信心。据悉,电影中融合了喜剧、青春、怀旧、励志,运动等多种元素。《极速超越》不仅把关注的焦点放在体育和运动上,更是以运动员的状态来展开对人生的思考。

据制片人王翎霁介绍,《极速超越》既有热血的叙事风格,也会带领观众去探寻自己的人生。因为每个人都是身处跑道中的一员,在时光的交替中不停奔跑,无法停下也没有机会回头。

据报道,此次大会包括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》第25次缔约方(COP25)会议等多个相关活动。台湾虽然不是气候变化《巴黎协定》缔约方,依然派出“环保署长”张子敬“率团”参加。因为无法进入大会会场,张子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“其在场外与各国官员的互动比往年都多”。

此外,为了还原短跑运动员的真实训练状态,让演员的表演和短跑的姿势更加标准、准确,《极速超越》在演员郑恺的前期训练中邀请“中国飞人”苏炳添和“百米飞人”张培萌进行专业训练, 也邀请袁国强指导和梁嘉宏教练对片中演员进行全方位的技术指导。

张文生表示,目前来看除台湾媒体外,西方媒体几乎没有关于佛蒙利和张子敬“会面”的报道,台湾恐怕误解了瑞典的做法,瑞典“以具体行动支持台湾参与气候谈判”的说辞可能是台湾单方面的“自作多情”。

台湾媒体援引“台北驻瑞典代表处”的说法称,瑞典外交部气候变化小组主管、COP25代表团团长佛蒙利12日与张子敬进行“会谈”,就气候政策交换意见。报道还称,这是瑞典首次在联合国气候会议场外与“台湾官员”会谈,此举“等同用具体行动力挺台湾出席气候谈判场合”。

据了解,台湾不是联合国成员,一直无法出席正式的联合国气候大会,但台当局仍组团参加场边活动,刷所谓的存在感。2017年11月,该会议在德国波恩举行。时任台“环保署长”李应元带领“气象局”“农委会”等100多人组成的团体以NGO观察员的身份出席,结果被拒进入会场。2018年12月在波兰举行的会议上,台“外交部”还通过广告宣传台湾。